<option id="ugwuw"><samp id="ugwuw"></samp></option>
<acronym id="ugwuw"></acronym>
<rt id="ugwuw"><center id="ugwuw"></center></rt>
<sup id="ugwuw"></sup>
<acronym id="ugwuw"><small id="ugwuw"></small></acronym>

蓬萊萬壽機械

地方財政或暫緩補貼呼吁油耗限值等辦法

時間:  2016-03-22

新能源汽車騙補被曝光后,很多人擔心地方財政補貼能不能推行下去。截至3月20日,只有17個省市出臺了今年的新能源汽車補貼標準,青海、??诘冉洕鷮嵙^弱的省市,出臺后的補貼標準降幅較大。
  
  騙補的調查和處罰工作還沒有落地,有的車企開始對國家扶持政策的方向出現較大疑慮。“最近地方財政已經有傳言,有暫緩、暫不執行(補貼)的趨勢。”一位車企高管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中國政府對新能源汽車的補貼扶持力度,在全球是最大的,產生的積極效果是去年中國電動汽車產銷量都達到了全球第一,但巨額補貼帶來的反向作用也需要反思。
  
  多位參加全國兩會的汽車界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共識是:1.政策的催化效果應該肯定,但是否真正推動技術進步和領先,技術引導方向有沒有調整空間還需斟酌;2.補貼的巨大利益促使個別企業鋌而走險,鉆了政策的空子。所以,除了財政補貼,還有沒有其他更科學的扶持方式?
  
  “由于騙補企業存在,我擔心今年上半年會把新能源汽車發展局面給攪亂。怎么處理這件事?”北汽集團董事長徐和誼在會上反問。
  
  汽車業內普遍不愿意看到地方財政暫緩補貼的處理方案,這會影響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發展,所以業內共識是嚴懲騙補企業,把影響控制在一定范圍內。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董揚給出的建議是:“直接吊銷執照,趕出這個行業,不讓它再繼續干。”
  
  打擊騙補不應影響整個行業
  
  部分新能源車企騙補事件被曝光后,引起了相關部委的高度重視。1月23日,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公開表態,將調整新能源汽車的補貼制度。
  
  財政部給出了調整的幾個大方向:未來將提高政策補貼門檻,突出對技術優勢企業的支持,在安全性、可靠性、一致性和關鍵零部件技術上,大幅度提高標準,使資金向優勢企業傾斜;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將逐步退坡,倒逼企業向市場發展。
  
  但日前關于“地方財政暫緩執行補貼”的傳言也開始蔓延。騙補行為帶來的影響,可能不只是對涉事企業,有可能影響整個行業的發展。有企業擔心,萬一局部暫停補貼,積壓在倉庫的大量新能源整車和電池將很難處理。
  
  多位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共識是,應該肯定國家通過補貼扶持新能源汽車產生的積極效果。“首先我們還是要肯定采取政府主導、各方面政策支持、快速拉動電動汽車發展的方法是正確的,在新能源汽車上,我們取得了全世界都沒有達到的成績。”董揚說。
  
  但截至目前,相關部門并沒有公布對騙補企業的調查結果,也沒有公布處罰辦法。這是車企高管內心忐忑的一個核心因素,騙補處罰是否會影響整個行業的發展?
  
  “國家政策的大方向、大局面完全是好的,這些搞騙補行為的企業確實可恨,但畢竟是少數。查辦這些違法違規企業的同時,不要影響當前新能源汽車良好的發展態勢。希望財政部等有關部委針對此事盡快處理,不能拖時間太長,這樣才不影響整個市場。”徐和誼說。
  
  董揚對處理騙補的定調是,發現一起糾正一起,像啄木鳥逮蟲子一樣,發現一個就逮出來吃了,直接吊銷執照,攆出這個行業,不讓它再繼續干。
  
  處理騙補一事,背后其實是國家相關部委對整個新能源汽車扶持體系的反思,包括技術引導效果,技術路線選擇,以及充電設施建設等等,都可能做出調整。
  
  吉利汽車董事長李書福認為,發展新能源汽車還要考慮當地的實際情況,比如山西是不是應該考慮甲醇汽車,燃料電池補貼2020年是否還應保持這個強度,油電混合技術國家是不是要重新審視等等。
  
  過去忽視電池補貼的現象正在改變,扶持力度加大的原因是發現我國的電池技術已經落后。“現在擔心的不是產能問題,而是外資電池進來后,自主品牌電池扛不扛得住的問題,比如韓國的電池現在報價很低,給我們壓力很大。”中國汽車工業工程公司副總經理柳崇禧說。
  
  正在考慮其他扶持方案
  
  據中汽協最新發布的數據,我國新能源汽車1-2月高速增長,分別完成了3.8萬輛和3.6萬輛,比去年同期增長1.7倍;純電動完成了2.8萬輛和2.5萬輛,比去年同期增長了2.6倍和2.7倍;插電式混動完成了1萬輛和1.1萬輛,比去年同期增長60%-70%。
  
  可以肯定的是,這個成績還是國家補貼“燒出來”的政策市。國家補貼電動汽車銷售端截止到2020年,這是既定方針。“距離補貼終止還有四年,要想辦法平穩過渡到2020年以后,不要呈現斷崖式下滑。”李書福說。
  
  很多車企過去幾年過于依賴政策補貼,銷售的大部分產品都依靠政府采購等方式,如果延續這一狀況,補貼一停止,車企就可能面臨產品毫無競爭力的市場狀況。
  
  江淮汽車董事長安進認為,車企做準備,首先要從產品上下功夫。“續航里程上要讓客戶感知你和傳統汽車沒什么區別,還有一點是充電要方便。”
  
  另外,從國家扶持政策上看,防止因補貼斷崖式一步退出產業被沖擊的方式是,增加其他的扶持方式。具體看來有三個方向:一是油耗限值;二是積分制;三是碳交易。
  
  油耗限值已經在推行,目前正在考慮的是根據碳交易原理設計積分制。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黨組書記、副主任陳清泰稱,基本原理是汽車企業銷售的汽車總量當中,規定2015年必須有3%是零排放,2018年必須有5%是零排放,2020年可能是8%或者10%是零排放。如果企業銷售的車滿足了政府要求,政府不追究,如果還有多余的,便可以賣積分。
  
  這種模式的好處是,政府只是監管者,所以就不存在騙補情況。陳清泰透露,“積分制已經寫了幾次報告,但是現在這個問題還在研究之中,考慮的是如何把這種原理與燃料油耗限值結合起來。”
  
  “油耗限值、積分制、碳交易三個辦法,三部委各自在推自己的辦法,而且推自己辦法的時候,互相之間都會受到影響。”董揚說,現在方向很確定,但核心問題是如何成為一個完整、協調的政策管理體系。
久久婷综合五月天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