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ugwuw"><samp id="ugwuw"></samp></option>
<acronym id="ugwuw"></acronym>
<rt id="ugwuw"><center id="ugwuw"></center></rt>
<sup id="ugwuw"></sup>
<acronym id="ugwuw"><small id="ugwuw"></small></acronym>

蓬萊萬壽機械

國產車企巨頭艱難度日:一個月也賣不了幾輛

時間:  2015-12-16

11月中旬,華晨汽車華頌品牌宣布獲得來自神州租車采購1000輛華頌7的訂單,這對于華頌7來說,可以算是巨額訂單了。
  
  數據顯示,2015年前9個月華頌7全國總銷量749輛,主要得益于9月份汽車租賃和大客戶訂單業務,前8個月該款車型累計銷售僅128輛。
  
  對于此次神州和華頌的采購合作,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認為,大客戶訂單式采購會有別于私人消費的信貸方式,通常來說會有一定的讓利,同時,神州方面強大的議價能力也會最大限度地降低采購成本。
  
  “可以說,神州這次選擇華頌,并不能代表華頌7有多優秀,基于寶馬[微博]和華晨的關系,多半是由于近水樓臺”。資深汽車分析師張志勇對記者表示。
  
  與此同時,《證券日報》記者查詢華晨集團旗下四家上市公司業績發現,金杯汽車和申華控股2家公司依靠巨額財政補貼勉強止損,華晨中國靠華晨寶馬供血,新晨動力主要客戶還是靠給華晨寶馬5系供應N20發動機生存。
  
  可以看出,由于短時間無法提振品牌力和市場接受度的問題,華頌明顯急于拿下汽車租賃業務市場的供車業務,但就目前的趨勢來看,華頌品牌乃至華晨集團面臨的形勢仍異常嚴峻。
  
  華頌7單月銷量不足三位數
  
  去年3月,華頌7正式上市,至今已有近兩年光景,這個被華晨汽車董事長祁玉民寄予厚望的車型如今銷量幾何呢?
  
  《證券日報》記者查閱銷量數據發現,9月份得益于汽車租賃和大客戶訂單業務,2015年前9個月華頌7的全國總銷量勉強達到749輛,相當于只完成了最初預期目標的7.49%。其中,前8個月累計銷售128輛,而6月份該車銷量僅為可憐的19輛,約占全國MPV銷量的0.016%。反觀華頌7上市之初劍指的競爭對手--別克GL8在前9個月累計銷售了62198輛,其中僅9月份單月就銷售7132輛,在9月份MPV銷量排行榜單中排名第六位。
  
  記者日前從北京華晨汽車4S店處了解到,華頌7的價格并不像廠商此前所說的“管控嚴格”。一年以來近乎靜止的銷量數據逼急了經銷商,如今華頌7的置換補貼已經從上市之初的1萬元提至5萬元。記者以消費者身份咨詢多家4S店,銷售人員告訴記者,“哪怕你不是以置換型車主身份購買,仍會有辦法拿到置換補貼優惠。如果購買數量多還將有更多返利優惠。”
  
  前期高舉高打無人問津,中期倒逼降價,以致品牌形象大打折扣,更別提消費者一貫有“買漲不買跌”的心態,最后的結果或許只能無奈得被市場淘汰。
  
  回想當初在新車發布會上,素來強勢的祁玉民慷慨激昂的發言,更讓人覺得這個高調的價格可能更多的是出于領導層的一廂情愿。
  
  在華頌品牌止步不前之時,市場大潮卻仍然滾滾向前,不曾停歇。不得不說,華頌汽車乃至華晨集團所面臨的僵局已經愈發嚴峻。
  
  旗下上市公司業績堪憂
  
  目前,華晨汽車集團旗下擁有4家上市公司,包括了在香港上市的華晨中國、新晨動力以及在A股上市的金杯汽車、申華控股。擁有中華、金杯、華頌三個自主整車品牌以及華晨寶馬合資整車品牌。
  
  在最新的2015年度披露的企業三季報中,金杯汽車和申華控股2家公司依靠巨額財政補貼勉強止損,而據新晨動力的港股中報顯示其也僅實現小幅增長。一系列數據表明,華晨集團目前經營狀況令人堪憂。
  
  金杯汽車10月份產品產銷快報顯示,10月份共售出汽車產品1836輛、其中,載貨汽車銷售1732輛,同比下降32.48%;SUV僅銷售104輛,同比下降54.23%。
  
  對此,張志勇表示,最早采用豐田技術的金杯汽車之前是華晨的金字招牌,然而后來市場環境改變,微型面包車和MPV市場快速發展,擠占了金杯的市場份額,加之華晨對于金杯的關注不足、投入滯后,造成了如今的銷售頹勢。
  
  翻看金杯汽車方面,2015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33.25億元,同比減少13.17%,然而得益于地方政府 1.33億元的財政補助,公司營業外收入同比激增了 869.17%,凈利潤也由負轉正,達到508.8萬元,“救命錢”不但彌補了公司的虧損,也粉飾了尷尬的業績。
  
  業績的持續低迷必然導致資金周轉受累。記者注意到,11月19日金杯汽車發布了關于五蓮縣人民法院結案通知書的公告。通知稱,金杯汽車(被告)向日照日發車輛制造有限公司(原告)清償債務共計6958萬元(含罰款150萬元)。
  
  作為華晨旗下的自主品牌,金杯每每遭遇業績虧損總有政府這個“貴人”相助。此前,面對汽車市場激烈的競爭態勢,急于摘帽的金杯汽車也沒有把希望寄托于盈利水平緩慢提升的整車業務上,而是通過股權置換、債務重組的方式擺脫退市風險,這一次金杯似乎又找到了新的方法。
  
  11月18日金杯汽車發布公告,金杯汽車從如皋經濟技術開發區所屬如皋投資公司以0元的價格購買估值達2億元的資產。
  
  無獨有偶,同樣依靠財政補助過活的還有申華控股。公司2015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44.45億元,同比減少0.7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74.3萬元。申華控股方面表示,本期利潤增加主要是來自本期公司通過轉讓可供出售金融資產取得投資收益,同時公司收到陜西省渭南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給予公司的投資落戶獎勵,收益分別為1.43億元和1.01億元。
  
  經營業績慘淡,只能靠政府倒貼度日的上市公司不但在A股市場上死而不僵,甚至屢屢被撥付、被增值,倚仗銀行和財政不斷輸血,枉費資源。長此以往,不但會形成逆淘汰機制,讓劣幣驅逐良幣,搶奪了其他健康企業的機會,還會傳染惡習,導致整個行業變得死氣沉沉。
  
  中國汽車工業咨詢發展公司首席分析師賈新光就曾撰文指出“一個已經沒有了實體的空殼賣出了天價,這在中國汽車業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
  
  同時,他還指出,企業要經過注銷登記并公告后才算完全退出市場。“死亡”企業如不及時注銷,將影響到稅收、統計等工作,還可能導致不法分子以此招搖撞騙。企業退市需要通過健全法律,進一步打造市場退出機制,僵尸企業不除,汽車產業難以真正做強。
  
  過度依賴華晨寶馬
  
  眾所周知,華晨寶馬是華晨集團當之無愧的“利潤奶牛”。數據顯示,華晨寶馬2014年向華晨集團貢獻利潤55.36億元,同比增長61.2%。
  
  早在2013年,為了解決發展中的資金問題,華晨集團將新晨動力分拆上市,主要向華晨寶馬供應連桿及N20發動機,深耕發動機及發動機零部件領域,力求打通一條新的融資渠道。
  
  然而兩年多過去了,金杯汽車與申華控股的業績非但沒有長進,反而每況愈下連年虧損,同時,新晨動力盈利平平,也不成氣候。華晨集團依然只能依靠華晨寶馬來反哺旗下自主品牌。
  
  事實上,無論是資本市場上概念的營造還是自主品牌業務的發展,華晨集團近幾年的重大項目都是圍繞著寶馬進行的??墒?,華晨這樣一個擁有4家上市公司的汽車集團,為何會長期處于經營不善的境地呢?
  
  在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有形市場分會會長蘇暉看來,作為一個典型的多品牌戰略集團,華晨的步伐顯得有些緩慢,產品線和體系沒有明顯提升,“華晨未來的發展必須要盯準主流目標,經營好主營業務;其次,必須要有質量過硬的產品,提升品牌向上動力。”
  
  張志勇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首先華晨必須能夠設計出一輛讓業內和消費者都眼前一亮的支柱型產品,如果沒有拿得出手的產品,也是車企最大的悲哀”。
  
  業內普遍認為,在資本市場,華晨進行了一系列的操作來反哺自主品牌,但顯然成效不佳,祁玉民或許應將注意力從資本市場轉移到汽車制造業本行。
  
  資料顯示,10月份中華小型SUV—中華V3在當下最為火熱的小型SUV市場銷量可觀,達到了8400輛。然而在哈弗H6、寶駿560等早已月銷破3萬輛的競爭對手面前,中華V3要打開局面難度不小。
  
  同樣面臨競品壓制的還有金杯品牌旗下的智尚S30小型SUV,其10月當月銷量僅2830輛左右,在小型SUV陣營中遙遙落后。
  
  同時記者注意到,2012年華晨高層祁玉民與吳小安紛紛減持了名下股票。華晨集團一位高管曾稱,“拋售或許源于股票期權即將到期,高管們不得不行權”。但經過查閱華晨中國的公開資料,這種說法顯然站不住腳。
  
  一邊是長期業績不佳,一邊是高管在資本市場上高額套現,在這樣的情況下,公司是否可以全身心研究產品就成為最大的問題。
  
  張志勇認為,華晨寶馬的豐厚盈利使得華晨集團并沒有真正嘗過置之死地的滋味,自然缺少與其他企業合作的動力。“從某種角度講,合資公司的存在有時也會妨礙了中國自主品牌的發展,華晨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久久婷综合五月天啪网